一個晚上我輸了整個世界

我和我老婆,熱戀很久以後結婚了。一天,我的要給老婆的買戒指。走進商廈,一看那些琳琅滿目的金銀首飾,她猶豫了很久,吞吞吐吐地說:“我不要這個,給我買個呼機吧。”

 那時候,傳呼機還是比較新鮮的玩意,價格不比戒指便宜多少。我聽了有點意外,因為我知道老婆是有向不趕時髦的。最後,在她的堅持下,我就用買結婚戒指的錢買了一隻漂亮的漢顯呼機。

 我們一回到新房,老婆就把呼機別到了我的腰上,我驚詫地問:“這個是送給你的,你怎麼給我戴上了?”老婆笑吟吟的,還帶著點得意:“這樣,我就可以隨時找到你了!你答應我,不管什麼時候,不管什麼時間,不管你有多忙,只要我呼你,你一定得回我電話!”這天夜裏,我們兩人在被窩裏一遍遍地調試著呼機的響鈴。我們覺得,生活就像這鈴聲,響亮、悅耳,充滿著憧憬和希望。

 從這天開始,我的呼機常常會傳來這樣的資訊:“老公,下班了買點菜回家。”“老公,我想你,我愛你。”“老公,晚上一起去媽媽家吃飯。”每次看到這些,我的心裏便覺得十分溫暖。只要可能,即使不需要回電話,我也會打個電話過去,聽聽她的聲音。

 有一次,我忘了給傳呼機換上電池,又恰好陪領導到基層,應酬到半夜才回到家,推開房門一看,我發現老婆早已哭紅了眼睛。原來從我下班的時間算起,她每隔一刻鍾就呼他一次,我越不回她就越著急,總以為發生了什麼以外,後來每隔十分種呼他一次,直到我推開家門,她剛把話筒放下。

 我對老婆的小題大做有點不以為然:“我又不是小孩子,還能出什麼事情?”老婆卻說有一種預感,覺得我不回電話就不會回來了,我拍拍老婆的腦袋,笑了:“傻瓜!”不過,從此以後我一直沒有忘記在口袋裏放一節備用電池。

 以後我升了職,有了錢,呼機也換成了手機。突然有一天,我想起欠著老婆的那枚戒指,便興沖沖的拉著她去商廈。可到了那裏,看著電視廣告天天播放的白金鑽戒,她又猶豫了,說:“給我買個手機吧。”丈夫問:“家裏有電話,你又不經常出門,要手機幹什麼?”老婆說:“白金鑽戒那麼貴,套在手指上有什麼用啊?那款手機我早看中了;再說,以後我要找你,就算你在廁所裏,也能和我通話了。”說到這裏,她得意洋洋的笑了。

 那天,手機開通了短資訊服務。我一個在臥室,一個在客廳,互相發著短資訊,玩得高興及了。晚上,我收攏了笑容,一本正經地對她說:“以後不要隨便給我打手機和發短信了,我經常開會,還有一些嚴肅的場合,老跟你聊私事不方便。”老婆一聽不高興了:“那我要找你怎麼辦啊?”“愛咋辦咋辦。”我也有點不耐煩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整天老找我幹嘛?”

 就在給妻子買手機後不久的一個夜裏,我和同事到另一個朋友家裏玩牌,起初只是十元八元的彩頭,後來越玩越大。正玩在興頭上,老婆用手機打來了電話:“你在哪里?怎麼還不回家?”“我在同事家裏玩牌。”“你什麼時候回來?”“呆會兒吧。”

輸了贏,贏了輸,老婆的電話也打了一次又一次。外面下起了大雨,同事提議玩一個晚上,這時老婆的電話又響了:“你究竟在哪里?在幹什麼?快回來!”“沒告訴你嗎?我在同事家玩,下這麼大的雨我怎麼回去!”“那你告訴我你在什麼地方,我來接你!”“不用了!”說完我就把電話掛了。一起打牌的朋友見這光景,都嘲笑我“妻管嚴”,一氣之下,我就把手機關了。

天亮了,我輸得兩手空空,朋友用車子把他送回家,不料家門緊鎖著,開門一看,老婆不在家。也就在這時,電話響了,是岳母打來的,電話那頭哭著說:她深夜冒著雨出來,騎著自行車,帶著雨傘去他同事家找,找了一家又一家,路上出了車禍,再也沒有醒來。

我這時候才想起打開手機。只見上面有一條未讀的留言:“你忘記了嗎?今天是我們的結婚周年紀念日呀!我去找你了寶貝,別亂跑,我帶著傘哪!”她走在找我的路上,並且,永遠不會再醒來了。我淚流滿面,一遍遍的看著這條短資訊,我覺得那一個晚上我輸了整個世界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