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情人節

最討厭夜晚回到家,偏偏工作的緣故,老是半夜才回到家。
雖然知道不會有人回應,還是很想喊一聲「我回來了」。
手裡拎著剛買回來的葡萄酒,七手八腳地把公事包的鑰匙翻出來。
掏出,插入,轉開,關門,總算回到家了。

今天一踏入辦公室時,同事們都在討論著情人節的事。
有人要去看星星,有人要去飯店赴宴,有人要去觀光景點製造浪漫。
只有自己是孤伶伶的。很厭倦,但擺不掉。
用更快速的速度打著鍵盤,把公事處理的更快了,麻痺自己那八卦的神經。
討厭著這群八婆的聲音,偏偏如影隨形。
如果有把開山刀在手上…不行不行,怎麼會有這麼暴力的想法?
雖然如此地厭倦,卻也沒辦法改變現狀。

過沒多久,情人節的魔咒開始發酵了。
突然有一束花送到他的眼前,嚇了她一大跳。
原來是老總念大家辛苦繁忙,送大家一人一束玫瑰花。
老總突然很感性地說了說話:「感謝大家的辛勞…」後面聽不見了。
「啪啪啪…」還是無奈地跟著大家一起鼓掌,「謝謝總經理!」
處在這樣的地方,不知道是要說自己虛偽還是識時務者為俊傑。

下班之後,大家紛紛地走了,故意多加班一個小時,爭取一下自己的績效。
一小時後,在靜謐的辦公室中,一個人慢慢地步出大門。
不知道要去那邊,一時之間又不想回家。反正自己一個人住,就先去夜市晃晃吧!
夜市裡面人來人往,商店攤販喧雜吵鬧。
每一家都在促銷著情人節大特價,叫聲此起彼落。
腳步是漠然的,霓虹燈在閃耀。天空那樣陰沈,人潮那麼擁擠。
沒有那麼多的拘束,很想買條項鍊給自己。
不需要買到多貴的,幾十塊錢一條也有著晶瑩剔透的風情。
脖子是白晰的,而項鍊是冰冷的。

公式化地回到了家,東西往椅子一擺,妝也沒卸,衣服也沒換,無力地躺在靠椅上。
天花板開始旋轉…什麼工作,什麼疲憊,什麼跟什麼的,都待會兒再說吧。
當手在半空中無力地揮動之後,才會發現自己的孤獨。
明明知道一個人住會很空洞,仍舊不和別人合租。
放了洗澡水,要在氤氳中洗去一身的疲勞。
把葡萄酒丟到熱水中,沒什麼,這只是耍任性。

總是那樣的,對於一個人時有些茫然。索性把葡萄酒一喉嚨地灌了下去。
三十七歲了呀,總會莫名其妙地覺得自己是個沒人要的老女人。
不知道為什麼,葡萄酒越喝越快,而表現也越來越放肆。
大聲唱歌應該沒關係吧,反正自己一個人住,而且高興就好。
腳在浴缸中打水,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快活了起來。

也不是那麼地無所謂,特別是感到孤獨的時候。
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莫名其妙地眼淚就流了兩行。
自己都覺得可笑,拿毛巾把眼淚擦掉,卻發現怎麼也不止住淚水。
頹喪地走出了浴缸,把剩下的葡萄酒拿到餐桌之上。
把燈都關掉,翻出預備停電用的小蠟燭翻出來,點上。
靜靜地坐在餐桌前面,然後給自己倒了一杯。
有些事是不用說的,自己最明白不過了。
對著鏡子,「情人節快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