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的眼裏有羊的淚

從前從前,有一隻撒潑的狼
帶著一點暴裂的天性,也帶著一點純真的天性。

羊,散在山坡上的羊,閒逸地吃草,

直到聽見第一聲狼嚎,
所有的羊將耳朵豎向聲音的來源,
群聚著顫抖,享受逃竄前的寧靜,
等待一場腥風暴雨。

這匹狼,想留在羊群裡,不用再過著飄浪的生活,
牠想變成一隻人見人愛的羊,

於是,牠靠近了一隻羊,
有一隻太天真而不知道害怕的羊收留了牠,
狼因為這樣的善意而感動,
伸手撫摸羊的臉頰,溫柔抓出一道血痕,
狼不知所措,羊留下了一滴淚,
混雜了狼的罪惡與羊的心疼。

不合群的動物,註定被放逐。
狼與羊以為,這不過是一種謬誤,
他們想擁有創造的寧靜的奇蹟。

狼快樂的時候,滿地打滾,踩壞了羊要吃的草﹔
狼發脾氣的時候,咬傷了這隻羊,
但羊知道,那不過是一種孤獨的乞憐。

羊帶著滿身傷痕,狼帶著滿身歉疚,
為著當初的堅持再走一段路。

總是會有一天,狼會放棄,
因為牠天生擁有利爪與尖牙﹔

羊會放棄,因為牠天生擁有沉默與溫柔。
狼回到狼群裡,試圖與同伴相處,
學習一樣的行為模式,

但是,牠已經遺忘了殺戮,
因為牠曾經愛過一隻羊,
牠不再啃食一頭羊。

牠的同伴不會愛牠,
因為它已經不是一隻純粹的狼,
牠的眼睛裡映照著羊的溫柔淚光。

離開了愛人,脫離似是而非的痛苦,
我們得到解脫的自由,
但再不完整,
我們的心有一部份被打包了,
隨著離人浪跡另一個天涯。

而我們身上帶著再沒人能解開的密碼,
裝著另一個人心的一部分,
走向未知的遠方。

我們,總是像著我們又愛又恨的人,
回到了狼群裡的狼,已經學會了羊的沉默﹔
回到了羊群裡的羊,已經學會狼的好強。

於是識途老馬會愛上識途老馬,
但這不過是老馬們之間無法解釋的宿命性的默契,
因為看見狼的眼中羊的眼淚。

有多少人,帶著沉默與好強,在茫茫人海中,
妄想一個純粹的眼淚或者一個純粹的暴裂?

已經愛過,就沒有純粹﹔
一顆縫過的心,
總會在雨季隱隱作痛。

每一株玫瑰都有刺;正如每一個人的性格中,
都有你不能容忍的部份。

愛護一朵玫瑰,並不是得努力把它的刺根除,
只能學習如何不被它的刺刺傷;
還有,如何不讓自己的刺刺傷心愛的人。

很多事情,錯過了就沒有了;錯過了就是會變的,緣份也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