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07

生活,適合自己最好

人的一生往往
分成許多階段,每個階段都是不可重復也無法複製的,
過去就是過去了,重温舊夢往往是要讓人失望的短暫的離别,
會帶來長長的相思,長長的相思帶來的有甜蜜,
但更多的是苦痛和煎熬。即便為了長長的未來日子裏,
能够终日厮守而願意忍受這短暫的離别,
但你能忍受這短暫的離别後接著又是長長的别離無盡的相思嗎?
一次次的别離,浪迹天涯,總在落葉的季節裏,身心疲憊,
而也許一切早已物是人非。繁華,抵不過落花的無奈。
宿命,難償今世的情債。
(more…)

放對地方就是天才

何謂天才,就是放對地方的人才;反過來說,你眼中的蠢材,很可能也只是放錯地方的人才。

例如:你和一位土著被困在非洲叢林,既無食物,也無水喝,那麼你將把這位土著當作天才,因為他懂得各種求生的技巧。

相反地,如果把他帶到辦公室要他使用電腦,那麼情況將會完全不同,你可能會認為他是「白癡」。

的確,天生我材必有用。有些科學家連音階都抓不準;有些畫家連一台|封信都寫不好,可是他們「把自己放對地方」,所以成就非凡。

史蒂芬.史匹柏就是個例子,他因為高中的成績非常差,沒有任何電影科系願意准許他入學。相反的,他走進電影工作室,認真學到了他台所需的技能。今天,他不但製作了許多評價極高的影片,更成為家喻微戶曉的大導演。
(more…)

快樂的底線

快樂應該是幸福的標誌。一個人是否幸福,只要看看他平時是否快樂,就一目了然,一個愁眉苦臉的人是沒法談得上幸福的。快樂是從心裏流出來的一股山泉,流啊流啊就到了臉上,就算一個人極善於不動聲色,可你從他說話的表情、聲音和語調上,一樣能輕而易舉的發現秘密。如同那股山泉流到了山下,就算它成了地下水,不見了蹤影,你一樣能從蓊鬱的草木和地表的顏色發現它的蹤跡。

快樂的條件很奇怪,你說它高吧,可是好些人,似乎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卻快樂非常;有人應有盡有卻整日哭喪著臉,看誰都一臉階級鬥爭,滿腦門子官司。你要是根據平時搜集到的家庭資訊來判斷對方是否快樂,那十有八九會令自己尷尬異常:怎麼會這樣呢?

(more…)

杯子與水

真的蠻有涵意的~想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麼吧!
一次,我們幾個分別了多年的同學相約去拜訪大學的老師。老師很高興,問我們生活得怎麼樣。不料,一句話就勾出了大家的滿腹牢騷,大家紛紛訴說著生活的不如意:工作壓力大呀,生活煩惱多呀,做生意的商戰失利呀,當官的仕途受阻呀…彷彿都成了時代的棄兒。老師笑而不語,從廚房拿出一大堆杯子,擺在茶儿上。這些杯子各式各樣,形態各異,有瓷器的,有玻璃的,有塑膠的,有的杯子看起來豪華而高貴,有的則顯得普通而簡陋……

(more…)

第一名

畢業典禮上,校長宣布全年級第一名的同學上台領獎,可是連續叫
了好幾聲之後,那位學生才慢慢的走上台。
後來,老師問那位學生說:「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還是剛才沒聽
清楚﹖」
學生答:「不是的,我是怕其他同學沒聽清楚。」

(名與利是多少人的捆綁、多少人的心結?我們被教育要爭氣、要
出頭,但是爭氣出頭的,不過是少數人,沉默的大眾畢竟還是多
數。想一想,有那麼多人都和你我一樣,不也是很興奮的一件事
嗎?)
(more…)